江南北

努力的小文手

世界重启2

 韩信就这么一路背着张良走了两天回到了原楚汉,好在这里的大多数宫殿还是完好的,战火没有延伸到这里许多,但也好不到哪去,整个首都成里都死气沉沉的,连声鸟叫都没有,道路两旁的屋子也大多被摧毁,各种商品都散落一地偶尔还能看到几具残缺的尸体,有魔种的有百姓的,韩信背着张良慢慢的走过曾经繁华的闹市,现在一切都消散如烟。韩信终于抵达了宫殿,轻轻的把张良放下,让他先坐在石阶上,回首望过去,道“还好,宫殿还在,还不至于流离失所。”韩信看着这些还健全的宫殿心理好歹有点安慰。张良看着这大殿有种说不出的悲痛,明明前几天三个人还在这里打闹嬉笑,可是现在却有一人魂归天国。想到这里张良的眼泪忍不住滴落下来,就这么默默无声的盯着大殿落泪。韩信转身蹲在张良面前用手抹去他的泪珠“军师你也别太难过,战争就是这样的,你书比我读的多,我说的你应该都懂,刘季他也应该不像看到咱们抱头痛哭的样子吧?”张良看着韩信点点头,韩信继续道“你也别嫌弃我手脏在你脸上乱摸。我去找找有没有水,先把你的伤口都处理一下,然后再去看看扁鹊在哪里。”这个时候张良哪还有心思去管手干不干净的问题,这家伙一路上都在说要他小心伤,也没注意过自己身上的伤势“重言,先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再说我的吧。反正都成这样了,也不差那几个时辰。”“没事,我都是皮外伤,不打紧。楚汉还要靠你来重建,不能让你有个什么差错。”韩信盯着张良认真的说完转身去找水源,留下张良一人在石阶上坐着,张良望着韩信离去的背影心下突然一沉,刘邦没了,可韩信还活着,自己不能因为逝去的人而整日消沉影响身边还在的人,韩信他现在就会比他张良好受吗,当初他们三个从什么都没有到建立楚汉之地,谁都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必须重建楚汉之地才能给刘邦一个交代。

恰巧这个时候韩信回来了,手里捧着个大碗,碗里是慢慢的清水,因为害怕散出来所以韩信走了格外的小心。张良见韩信回来了冲着他笑了,挥手大喊“喂!重言!我想好怎么重建楚汉啦!”韩信看见张良竟然笑了顿时觉得他是不是因为刘邦牺牲对他打击太大了以至于脑子都给弄坏了,再听清张良说的话时,韩信着实松了口气,这个军师的脑子果然不一般,能再次看到他笑起来也算是重建楚汉的第一步吧,韩信边想边加快脚步走向张良。

“嘶...”虽然过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清水触碰到伤口还是会有神经被刺激到的,张良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汗珠了,伸手就像去捂住伤口韩信立马拉住他的手组织他的动作,道“你先忍忍,看样子伤口已经感染了,千万别动,你要是觉得疼就咬住衣角,或者你咬我也行。”韩信可是非常清楚这种疼痛的,毕竟在战场能活命的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疼痛是必不可缺的。对于张良这种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公子是一种全新的体验,精神上的折磨和肉体上的痛感“前面和大殿还算比较完整的,后面的偏殿已经没有一间是能再住人或者干其他什么事情了。书库里的古籍也被烧了个七七八八,也有几本是完好的,百姓们现在应该在各地避难,等战火真正停了我们去找他们回来....”韩信把他在刚才看到的和所想的都一一讲给张良听来转移他的注意力。简单处理过伤口后韩信再次背起张良向着扁鹊的医馆的走去。战火过后,高层楼房几乎都倒塌了,扁鹊的医馆是健在树林里的,虽然难找却免于一难。医馆的大门紧闭,看来扁鹊暂时还没有回来,或者是,回不来了。韩信安顿好张良自己跳窗户进去,好在架子上的药都标明名称用途和剂量。韩信仔细看了看,拿了消毒和止痛的药先撑一段时间吧,但是这些都是处理皮外伤的,如果再不处理根源问题,恐怕张良的这条腿就要保不住了。韩信捏紧了手里的药瓶,心想一定要找到医师。张良坐在外面仔细谋划了一下怎么重建楚汉之地,所有的建筑都需要重新建造,街道上的尸体要找一块风水好的地方好好安置,置于楚汉的百姓们...等一切都安定下来,去各地贴张告示就好,百姓们应该都愿意回来重建家园的吧。韩信从窗户翻出来就看见张良在沉思着什么,走过去盘腿坐在张良面前,动作很轻的给他上药。

韩信背着张良走了很多地方,终于在秦地找到了扁鹊,韩信仔细的阐述了一下张良的伤势,扁鹊检查了一下表示他可以治疗,“但是伤口已经大面积的感染了,整个膝盖骨被箭穿过造成骨头粉碎性骨折,伤到神经了,如果想再次站起来恐怕有点困难。”扁鹊一五一十的把张良的情况告诉韩信,韩信也没有太大反应,这个结果他早就想到了,“韩将军,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张良军师他还有一条腿是完好的,至少,人还是活着的。楚汉君主的事,还请节哀。”“就算他张良站不起来了,还有我韩信在,谢谢神医,李白他...也请神医节哀...”扁鹊点点头,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但眼神里却满是悲哀。

 

 

--TBC--

过去的过去

我是扁鹊,一个爱草药和毒药的“怪医”。我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那么我就讲一点大家不知道的故事。
   我原本还是一个天真的好医生只是被徐福那个孽障给坑害了而已。我为什么会选择学医?我很小的时候在外面野着玩被徐福一粒甘草片骗到了医馆,其实也无所谓了,反正是个孤儿。原本徐福是想把我解刨了研究一下小孩子的身体,而我自己想再尝一次那个甜甜的甘草片的,谁知道这时刚好徐福的友人来求医徐福不得不先把解刨我的计划暂时放一放给人家治病。“这孩子真是可爱,喜欢小孩子的人心肠都不会坏的。”谁告诉你他是喜欢我的?“是啊,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看着怪可怜的就给带回来了。”呵呵,先把甘草片给我吃一片。那个来求医的人看着正在草药堆里坐着啃甘草的我微微一笑道:“嘿,我看这小子挺喜欢草药的,徐大夫不是正缺人手吗?不如收这个孩子给你当徒弟怎么样?这样一来徐大夫你就能轻松一点了,也让这孩子有了个好出路,两全其美。”还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友人“正有此意,多谢友人提醒。”徐福笑的一脸褶子。他心里肯定已经把这个友人捅死了吧,少了试验品多了个徒弟,徐福还真是能忍。徐福对他的友人称我是他的徒弟,就相当于对外称我是他的徒弟。徐福撒谎了,他根本就没打算收我为徒,因为这个谎,他不得不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这一个谎言,从此我就在徐福的医馆住下了。
   一开始徐福并没有教我医术的那个打算只是让我打打杂等有机会了再解刨,直到徐福看到我用普通的青草像模像样的给别的小朋友止血,徐福可能是脑子抽了决定收我为徒。徐福走过来笑的一脸褶子的问我:“你在干嘛呢?”“在试试能不能把他的血止住。”我平静的回答他“很好,你叫什么?”他对我的做为表示很欣赏,但是你现在才问我叫什么是不是有点晚了?“我没有名字。”这就很尴尬了。他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那就叫扁鹊吧。”于是乎我就答应了,至于为什么叫扁鹊据徐福所说是因为他曾经有个无力回天没能救回来的孩子叫圆雀,这就是你叫我扁鹊的理由?好吧,从此以后我就开始跟着徐福学习医术,一晃就是几年。那段时间里徐福确实对我不错,我也在勤勤恳恳的学习如何去用小小的草药让人摆脱地府的邀请函。
    一切悲剧的开始可能是我的医术越来越精湛,也有可能是他埋藏了十多年的野心在那一刻全部喷涌而出。徐福不见了,我就自己去行医,一路上医治了不少人,名气就越来越大,竟然惊动了秦王。来请我入宫的人不是别人,徐福竟然亲自来接我入宫,从再次见到他的那刻我就觉得不对,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那可是师父啊,怎么能让师父为难。可我终究还是错了,秦王突然暴毙,那个怪物的实验已经完成,曾经的师父也不存在了。被原来慈祥的师父活埋,那一夜鬼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醒来后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原来只需要在原来的药剂配方里悄悄改动一下,他的生死大权就我的手里了。逃回来后我沉浸在如何能配出好的毒药能让徐福那个老妖怪毙命上了,没想到还有人前来求医问药,于是我就吓唬他们说我不要诊金只要尸体就行,没想到他们还真的能弄来?我表示很不知所措,但是既然都开口了,再收回来岂不是显的我很没威信,那就高额的诊金好了,这命可是不便宜。命可不是廉价品,治疗很昂贵。

来世再见

  项羽是个痴情的汉子这在王者大陆人尽皆知,他深爱着的人名曰虞姬。虞姬是拥有自然之灵相伴左右的人,项羽对她可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虞姬第一次见到项羽的时候是在一个美丽的早晨,风轻轻的拂过大地,她嘴里哼着愉快的小曲边观赏着风景边思考着下一个目的地应该定在哪里。正当虞姬想停下来休息一阵子的时候,前面传来一片嘈杂声,原本虞姬是不准备去凑这个热闹的,听到一声铿锵有力的呐喊,虞姬回头了。人群中有个看起来挺结实的小伙子喊道:“我们不能屈服于此!”周围的人在叽叽喳喳的嚷着什么,只有位于人群中心的小伙子在竭力宣扬着什么,虞姬伫立人群外围听了好一阵子明白了这个小伙子在组织大家对抗魔种夺回家园,那可是魔种啊,对抗魔种,就算小伙子有这个胆识,怕是这些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去想的事情吧。“我愿意加入你!”虞姬在人群外喊道,人群中所有的注意力和目光迅速聚集于虞姬身上,那小伙子看到虞姬后愣了楞随后露出笑容向虞姬伸出手:“好。”各自做过自我介绍了解了对方后项羽很是佩服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着天真的女孩子,虞姬笑着对项羽诉说她的期望,她希望能平定王者大陆现在不安定的局面,只要能胜利,她愿意去牺牲自己。从那天晚上开始,虞姬的笑容就深深的印在项羽的脑海里了,并发誓一定要守护她和她的笑容。
  和魔种的战争一旦开始,何年何月才能停战谁也说不定。战场上项羽和虞姬就如同鬼魅一般,只要是在他们一定视线范围内的魔种绝无生还,无一例外。战场上虞姬一直在项羽左右,两个人一前一后配合的天衣无缝,她奋勇杀敌的身影在项羽看来绝对是狼烟四起战场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虞姬的步子是那么轻盈,射出的箭百发百中箭箭致命,项羽那边也不差。他们在这站场上已经不眠不休的战斗了两天,体力以及到了极限,两天没有喝过一滴水他们的嘴上一道一道裂着血口子,期间有敌人不断偷袭,一群魔种把他们包围在中间的次数也不下三次,两人早已伤痕累累的几乎没有一块好的皮肉了。又一次把前来进攻的魔种围剿,两人还能站住全靠想着要保护对方和活下去的信念支撑着他们的精神世界。还没休息片刻又一波魔种从远处向他们冲过来,看样子是出不去了。项羽突然笑了,对着虞姬做了个口型,虞姬的眼泪顺着脸颊低落在地上。激战过后,项羽单膝跪在地上看着虞姬,此时他已经没力气说任何话了,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虞姬,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危险的气息。魔种大将来袭,敌对的人类一一抹杀,项羽转过身来再次挥起大刀,这次是堵上性命的一战,已经到极限的体力终归是敌不过魔种的。项羽的首级滚到虞姬脚下脸上的表情还凝固在被砍杀的那一刻,虞姬最后的精神支柱彻底崩塌了,她疯狂射杀战场的魔种,最后确定不会再有魔种来袭了,虞姬抱着项羽的首级跌坐在地上,无声无息的哭着。
  又是一个明媚的早上,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不同的是人已是阴阳两隔。微风拂过虞姬的脸颊,此时的她已经哼不出来小曲了,这个地方比以前荒凉了不少,虞姬停下来抬头望着天想起了项羽对她说的那句话,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睛里滚落出来。项羽说:“我要娶你。”

世界重启


   楚汉之地的建造已经完毕,一切都看似步入正轨。大家都安宁和祥的生活在一起,刘邦被张良追着满大殿的跑,催着刘邦关于楚汉之地建设和管理制度的事情赶快拿下主意,韩信则坐在大殿外的石阶上看戏,又看看静静躺在一边的长枪,再抬头眯着眼看蓝天,正直晌午的时间太阳看起来格外刺眼。这种安宁的生活给韩信带来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种生活果真没能持续太久。
   女娲要毁灭重造世界,把这个地方弄得一团糟。战争的号角再次响起,号角声传遍了王者大陆的每一片土地。就连魔种也愿意为守护这个世界和人类合作一次,所有人愿意为家园而战。出征前夕刘邦把张良和韩信聚在大殿说他有预感这次的战争不会有多好的结果,如果这次他们三个中有谁能回来那就请他重建楚汉之地,好歹也是一起生活过的地方,如果他们都没能回来的话那就在黄泉路上相互等等,一起走也不孤单。旁边的烛光映照在刘邦的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刘邦很少这么正经的找两人谈话,每一次都不会有什么好事,这次也不例外。张良听完后什么也没说紧了紧怀里抱着的书沉默不语,韩信盯着刘邦的双眼好一会而,终究也没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是韩信不想说,他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他还能说什么。三个人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儿,刘邦开口打破寂静:“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起身出征。”说完刘邦转身就走,韩信跟在张良后面也默默离开。
   到了战场,刘备一行人找到刘邦讨论对策,诸葛亮告诉他们这场仗,胜率不到百分之三十。韩信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果然在这里的每个人都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谈话间从远处传来了声音,所有人迅速进入戒备状态“这么快就来了吗。”韩信小声说道,“嗯,创世者的军队,还有点小期待。”刘邦的声音里明显亢奋。号角声起,全军出击。女娲的军队都是一群被洗脑的可怜家伙还掺杂着刚创造出来的高级生命体,刚开始韩信他们还处在上风,可他们终归是人,留的是鲜红的血液,那些人仿佛感觉不到疲惫和痛觉似的一波又一波的进攻,转眼间韩信身上就多了几道血口子。又是一波凶猛的进攻,韩信勉强抵挡住攻击扭头看到关羽的额头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划开了一道不浅的伤痕,鲜血从伤口顺着脸颊往下流,霎时间半张脸都变成了血红色。韩信跳过关羽看到张良处在弱势,解决了这边的敌人就跑去支援张良,在韩信离张良还有一段距离时,突然从张良背后爬起一只被洗脑的魔种高高举起长枪就要向张良刺去,眼看就要跟不上了韩信大喊:“张良小心背后!”张良应声回头,就在长枪落下的一瞬间刘邦出现在了张良身后,用身体为张良做护盾挡下致命的一击,长枪刺穿了刘邦的胸膛,血液溅撒在张良的脸上和身上。韩信迅速赶过来解决周围的敌人,刘邦低着头跪在地上那只穿透胸膛的长枪支撑在地上不会让刘邦倒下,张良愣愣的低头看着刘邦,慢慢地附身跪在刘邦前面,双手捧起刘邦的脸颊,已经没有呼吸了。他那时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瞳孔已经放大,嘴角的鲜血还是温热的,顺着下巴滴落在土壤上,胸前的血窟窿顺着长枪的花纹槽痕徐徐地流淌在土地上,刘邦身下黄色的土地已然被渲染成了暗红色。张良张了张嘴,才发现嗓子已经沙哑的说不出话了,韩信走过来扶起张良对他小声说:“他走了,节哀。你还要回去重新建造楚汉之地。”张良听完迅速扭过头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韩信,韩信笑笑没再说什么转身就提着枪向着敌人冲去,张良看着刘邦的尸体 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也跟着韩信向敌人奔去。这场恶战终于以双方平手结束了,结束时张良和韩信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张良的右腿膝盖被箭穿透,虽说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害,但以后还能不能再次站起来就很难说了,敌方退了兵,那么他们也该回去好好养伤了,韩信背起张良就向楚汉之地的方向走去,张良清楚自己现在根本站不起来,就老老实实的让韩信背着,小声说:“谢谢。”韩信听后道:“你我之间不需言谢。回去后看看扁鹊神医还活着没有,活着就请他看看你的腿,什么时候再来一趟把刘邦接回来,好歹也是楚汉的君主,不能让他用那种姿势睡在那种地方…”韩信边说边抬头看着夕阳,真想再回到从前啊。

 

韩信的公开日记

这些天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可能是和刘邦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点吧,总觉得刘邦和张良怪怪的。也说不上来哪里怪,男人的第六感?李白那家伙又在酒楼里买醉,还嫌上次闹的事情不够大吗?那家伙有钱买酒吗?李白虽然喜欢喝酒,但他剑法确实了得,不辱“青莲剑仙”这名号。下次可以再找他切磋。还有赵云,同样是用枪的,怎么赵云就有那么多小迷妹,李白也有很多,为什么我就没有?因为我不喝酒?没有在头上绑束带?我这一头红发也是很抢眼的好吧。
   张良和刘邦有个计划,想拉我入伙。说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反而更衬我心意。一来可以树立起威严,二来不用再自己孤身一人漂泊了。总算是有个归宿了,朋友什么的…多多益善吧,张良拿着本能压死人的书看起来有点孤僻,刘邦那一头基佬紫真是辣眼睛,跟他们两个做朋友我不会被卖掉吧?但是刘邦和张良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能欣赏我才能的人着实不多,选择我,他们就偷着乐吧。张良的“言灵”我已经亲身体验过了,可怕,太可怕了,根本反抗不了,别说反抗,动都动不了,他说这个叫栓狗链,专门对付刺客的,以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张良。刘邦的那个防护盾怎么看都像是是个球,还是个紫色的球,这球竟然还会爆炸?炸的我一脸懵逼我会说?说实话,我对庄周的鲲非常非常非常感兴趣,那么大一条鱼能吃多久啊?!庄周也不怕从鲲背上掉下来,不如用更好的坐骑把他的鲲换过来,我能满足我的好奇,他也不怕睡觉掉下来了,双赢,完美。我可以说是整个王者大陆跑的最快的男人,李白都追不上我,这点我还是挺满意的。赵云他的枪法不错,人长的也不错,听说他以前还有个兄弟一起出来闯荡,现在他出来跟着刘备了,他兄弟怎么样就无从得知了。刘备也是个懂得用人的男人,估计他为人处事也不错,不然诸葛亮,赵云关羽张飞他们怎么死心塌地的跟着刘备呢。下次去蜀地找赵云的时候可以去看看蜀地有多繁华,回来和张良讨论一下怎么把楚汉也壮大起来,在王者大陆上出人头地。这种没有战争的生活还是很惬意的,没有战火,没有敌人,真好。如果有的话,那胜利也只属于我。到达胜利之前我已无法回头。

BY:程安尘

张良的公开日记

    早就听说大地即将要爆发战争,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魔种的力量比较强大还是我的“言灵”?真是羡慕那些普通人可以过的无忧无虑不会担心哪一天是末世。何曾几时我也是个普通人,真是怀念。可如果我没有去稷下,没有墨子老师的指导,怎么会创造出属于我自己的力量。我虽然突破了语言的障碍,可还是没有能力去阻止悲剧的发生。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灾难来袭,却又无可奈何。为什么,为什么人们都不愿相信我说的话?在他们看来我就像先知一样的吗,可怕的人?如何表达出我的意思他们能够理解?人和人的头脑。如果魔种的战鼓已经敲响了。那么,无可避免的战斗和灾难,人民百姓四散逃离,无一不想迅速离开这充满黑烟和战火的家园。需要一个人来结束这可怕的一切,这个人不会是我。刘邦,我的主君,他可能不是最佳人选,但是现在只有他能这么干了。“楚汉之地”已经建造完毕,现在它应该算是个温馨的家园,未来,谁也说不定会怎么样。大秦之地的那个白起将军,如果战争真的开始,他还会一如既往的保护秦王嬴政吗?李元芳,小乔和大乔他们都会怎么样?与昔日好友或家人厮杀?这不是没有可能,真的不敢去想象那个画面。无休止尽的战争,无休止尽的炮火和黑暗,明明魔种在这个世界里和人们相处的非常好,甚至产生的是爱情,明明可以做朋友的,为什么一定要用武力来解决问题?魔种那边宣扬着他们的正义,我们这边也会有人来宣扬正义,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正义,哪一方胜利哪一方就是正义,就是这么简单。如果我能做些什么来阻止它的发生,那么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我的君主,他会怎么做?赴汤蹈火?如果这场战争中没有他想得到的“利益”他还会去参战吗,如果能阻止悲剧的衍生,无常不可使用一些手段。楚汉之地,我真的很想让它成为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家园,可发生的事情总与我的理想违背而行。我已经听到大地在哭泣了,魔种已经开始行动了吗?过不了多久他们便会攻打进王者大陆,那么我要做好迎战的准备了,希望不要把无辜的人卷入战火。刘邦,我希望你也已经做好了迎接战争和斩断宿命的准备,希望所有人都做好准备。无人能置身事外。

BY:程安尘

刘邦的公开日记

  回想起来到王者峡谷的第一天,有个抱着书的奇怪家伙就过来打招呼,说什么我是他的君主,他愿意跟随我。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就有人自动跟过来,不是敌人就行。对我而言也没什么损失,不亏。这里的人大部分还是不错的,但是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对我无益的事情,我可不干。至少在我看清楚以前。
  那个帽子上有只肥啾的人又自称是我孙子?这下可好了,连媳妇儿都不用找了,孙子都可以无性繁殖了。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可能是个好归宿吧,有忠心的下属还子孙满堂的,可是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太过安逸。听说在这里最厉害的人被称之为“王者”,那好,我刘邦就要打败那个王者,然后取而代之。我需要自己变强和给力的队友,只要能实现目的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获取它。张良是个很不错的人选,仔细想想没有张良我确实不行,这点我承认。那小子的“言灵”确为厉害,就连韩信那样跳脱的人也挣不开。刘某人着实佩服,而且张良他从一开始就主动跟着我,不用白不用。韩信也真是个奇才,“国士无双”他绝对配的上这四个字。如果有这两个人来辅佐,我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了,张良的脑子,韩信的实力。简直不能再完美。就是怕出什么意外的状况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那可就难办了。我和张良已经去过王者大陆的各大地方,决定开辟一片属于我的地方。就叫它“楚汉”。张良说这个名字可能是我把这辈子的文采都给用上了。好吧,他这个人确实不太会说话,尽管说的是实话。我又把韩信拉过来,说服他加入我们,反正他单干一个人也捞不到太多好处,不如跟着我干。他同意了那我就多了一个同僚,如果他不同意…我相信他绝对会同意。那么接下来就是时机的问题了。没有一个好的时机就好比三千民兵对五千精兵——一场败仗。我宁可去偷袭,只要能赢的战争。我绝对不会姑息。张良和韩信,他们辅佐我,自然是有好处的。好处的多少那就要看对我到底有多少利益了。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假,我很喜欢,这很符合我的气质。友谊那种东西只会麻痹我的神经,所以我不需要。谁会和一个地痞流氓做朋友才是不正常的吧。还是我人好啊,送那些该上路的人早点超生。早死早超生,希望在来生。

BY:程安尘

刘邦×你

告白

“刘老三!我喜欢你啊!”你在刘邦身后对刘邦大声告白,刘邦听到后转过身对你笑笑“你说谁是刘老三?”“我我…”面对质问你明显感到来自刘老三的压力,说话都结巴了起来,意外的是刘邦并没有因为你叫他刘老三而生气反而走过来伸出手把你的头发恶趣味的揉成鸡窝头“傻丫头,告白就对我说就行,我不想被别人听了去。”

各种版本不要脸

突然的脑洞

正常版:不要脸

傲娇版:表脸

文艺版:脸,我不要你了

装逼版: 面,你去吧,去追求你的面生和理想!面,你去吧,不要被世间的法则遮住了双眼!面,你去吧,在这宽广的大地上会有你的舞台!

长洛

长洛打电话梗

①萌新瑟瑟发抖

②第一次发文,文笔不好求轻喷

【长安以死于安史之乱】

    歪,长安吗?我洛阳啊,你先别挂,我有事给你说。西安他人很好,你回来如果愿意的话我们一起去看看西安。洛阳现在很漂亮。你什么时候能来看看我?我给你做牡丹花饼,带你去看龙门石窟…我还可以…还可以…我什么都可以…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郑州劝我放下你,哥哥劝我放下你就连秦也劝我放下你…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等你回来,你可以放心…

在洛阳打电话的同时豫在另一个房间里拿起电话听着洛阳假装在和长安通电话。